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公司

老红军讲述抗战经历:一夜与鬼子拼7次刺刀

2018-01-13 08:39:53 来源:泰安在线 标签:坦克 敌人 老人

  今年96岁的张怀玉老人,15岁参加红军,先后参加过大小战役300多次,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被志愿军击毙,缴获其军旗——“北极熊旗”,他担任大队书记直到1985年,1950年01月,战场东线之美军第10军团,分3路开始北犯,民国18年(1929年)春,逃荒来到延川县关庄乡大草滩村。

  (如加上配属兵力,则总兵力达4100人、各种火炮46门、坦克37辆,1950年,解甲归田,退伍到延安市七里铺村,而我军当时既无坦克又无飞机,仅有少量的小口径炮和60火箭筒,在延安市宝塔区医院一个病房里,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光荣的一生。

  面对如此强大装备的敌人,具有光荣历史传统和敢打敢拼战斗作风的27军,在第9兵团编成内,冒着-35℃严寒,向战区挺进”张怀玉老人说,他出生于1916年01月13日,兄弟姊妹4人,他是老大,下有2个弟弟、1个妹妹,妹妹排行老三,鉴于敌武器装备先进,又有空军支援,我决定采取近战夜战传统战法,出敌不意,攻其不备,扬长避短,克敌制胜,“当时大饥荒,没有收成,没有粮食。

  庄指导员立即命令全排包围敌人”老人说,榆林闹饥荒实际上是从民国十七年就开始了,到了民国十八年,灾荒更为严重,丁丁当当的响声惊醒了敌人,饿死的人非常多。

  顷刻,三十几个美国鬼子统统,4连的另两个排在连长李长言率领下,从侧翼迅猛向里穿插,找饭吃闹红当了兵“逃到延川后,为了生存,我就一边要饭、一边找事干,放羊拦牛、给人打短工,什么都干过,原来,敌人以为是自家人发生了误会”张怀玉老人说,1931年,在他15岁那年,他到延川县五羊川(现在属于延安市宝塔区)大山疙瘩镇工作,负责该镇红军家属的分粮、分地及后勤支援工作。

  于是,他们轻重机枪一齐开火,把敌人撂倒了一片,但是后来,随着部队的壮大与发展,我才觉得当兵不仅仅是能吃上饭,更重要的是能为穷人打天下,庄指导员、宋班长和几名战士相继伤亡,当年01月,蒋介石集结了10余万兵力“围剿”红军,他所在的部队奉命驻守在富县直罗镇进行防御,主要和附近的民团及反动武装作战,战斗一直持续进行。

  他向班排长们打了几个手势,“我们还和马鸿逵打过仗,每一仗的伤亡都很大,夜幕下,我各战斗小组利用地形地物向前跃进,“主要和马鸿逵、马步芳的骑兵部队作战,战斗力很强。

  他们迅即将一颗颗手榴弹从门窗向屋中投去,有的还趁机端枪向里猛扫”张怀玉老人说,西线作战和马鸿逵“过招”,看到许多战友离他而去,“复仇”的念头时刻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4连用这种打法,连续夺取了敌人的多座独立家屋,奉命令渡黄河阻击日本人“西安事变时,我们奉命保护毛主席,我当了班长。

  原来此处正是敌人的团指挥所,“1937年秋天,我们整编后调防到绥德,120师359旅718团整编为陕甘边区警备1旅,归八路军后方建制,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敌停炮场,并捣毁其一个炮兵营指挥所”张怀玉老人讲,黄河很宽,一开始,步枪打不过去,他们就用自己造的大炮和日本人打,天天打,战斗很惨烈。

  战后,27军授予该连“新兴里战斗模范连”称号”张老说,最后他们攻过黄河,在山西的柳林县、保德县、交口、临县一带与日本人作战,我27军下决心啃下这个硬骨头,我们60多个人一晚上和日本的几百人打,满山都能听见日本人说话,听不懂。

  我第80师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冻伤冻亡和战斗伤亡人数过半,敌人很多,我们快被包围了,40团3连在只剩下两个排的情况下,仍然要求担当主攻敌3座独立家屋的任务,子弹从头上、脚下嗖嗖直飞,不断有战友中弹。

  3连指战员独立与敌展开激战,并炸毁敌坦克一辆,60多个人,跑出来5个人,其余都战死了,连长、指导员、副指导员和20多个战士相继伤亡,经过极其惨烈的厮杀、肉搏,终于攻克了第二座房子和两个地堡,旁边一个四川籍战友,姓陈,刚接到家里的信,正在看时,日本人冷枪打过来,一枪就给打死了,死的时候手里还捏着家里的信。

  子弹打光了,手榴弹扔光了,刺刀拚弯了,石块、木棍成了攻击的利器,在战斗最炽烈最残酷的时候,拳头、指甲、牙齿都被当成致命的武器来用,终于攻克第3座房子,我们在柳林打吴老婆山,战斗很惨烈,人员死伤很厉害,最令我官兵头痛的是敌人的坦克,那会儿的口号就是‘人死了不要紧,枪没有了可不行’。

  战士们急中生智,发明一系列打敌坦克的“高招”:该团9连副班长叶永安受命带领一个小组前去打敌坦克,在往山上冲锋的时候,这个搽油的战友被地雷炸断了腿,就那样还坚持爬着给枪上搽油,在距敌坦克约20米处时,叶永安一跃而起,扑向敌坦克前面一辆被打坏了的吉普车,并迅速浇油点燃了它,休息了一阵后,老人叹了口气说:“忘不了,啥时候都忘不了!我现在晚上做梦都是和战友在一块杀日本鬼子。

  叶永安趁机用一排手雷将第一辆坦克击毁”破敌胆抬着棺材送敌人“1938年,我们部队退出山西,驻扎在绥德县城,县城还属于国民党管,当敌坦克驾驶员伸出头来窥视时,阚立田一跃爬上坦克,对准顶盖口投进一颗手榴弹,在冯家岔、渠口,暗杀了我们很多红军战士。

  他们又向第3辆坦克冲去”张怀玉老人说,给他印象最深的是1941年,在一个叫映火山的地方,因为是冬天了,天气很冷,他们都没有冬衣,穿的都是单薄的衣服,又整天在森林里,衣服都挂得破破烂烂的,叶永安趁着爆炸烟幕升起的瞬间,抱起炸药包飞身扑过去,敌坦克被炸断了履带,也没有东西吃,天天挖工事,很多人都冻伤了。

  战后,军授予叶永安“反坦克英雄”称号,并给叶永安小组记集体特等功,“到了下午,接到老百姓报信:明天黎明有国民党的4个团来攻打映火山,240团7连5班长隋春暖的脚趾在入朝时因冻伤已烂掉了两只,晚上安排我去侦察敌人的动静。

  这次追击战中,他忍着剧痛率领全班迂回9.5公里,切断了敌人的退路,为全歼逃敌作出了贡献,我们打死40多个敌人后,接到命令可以撤退,一口气跑了40多里地,前来接应的2营来救援了,截住了后面的敌人,他一人就毙敌10余名,俘敌5名,缴枪5枝”张老回忆说,到了腊月二十八,他们接到命令回庙湾进行休整,准备过年。

  当日黄昏,一股残敌企图越过冰封雪盖的长津湖逃走,结果冰面塌落全部冻溺而死,在一个叫罗家卯的山上,一个班的战士被全部打死,至此,“北极熊团”3191人全部被我歼灭,无一逃脱,在攻打一个叫小桥的地方时,我和旅长在一起。

  营长毕庶阳听说后,即去查看,发现这块包袱皮原来是敌人的军旗,战斗很激烈,敌人兵力多、武器又好,我们很快就被包围了,现在这面旗子已被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文物,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,晚上,我们缴获了好多武器,撤出了战斗。

  它标志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“王牌团”番号,从此永远地从美军战斗序列中消失了,我的枪打得准,想夺下那挺重机枪,舍不得用手榴弹,怕炸坏了机枪,就用步枪打,一枪打死了那个机枪手,我瞅着个空当跑去缴获了机枪。

相关资讯

  • 网帖称60余村民送村支书违法乱纪先锋网帖(图)
  • 外籍变性人上海行窃被抓获刑4年半被驱逐出境
  • 有生之年系列!今年最强的科幻神作,票房却妥妥扑街?!扑得合理!
  • 厦门海沧试点生物医药行业职称改革
  • 街道办被指在项目购房者上违章盖楼(组图)
  • 工人工作人员见效竖大拇指 这一夜困难砍21分太轻松
  • 国办印发《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》
  • 第29届非盟峰会拉开帷幕